当前位置:湖南鼎智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影视戴流苏耳环的少女5 戴流苏耳环的少女27
戴流苏耳环的少女5 戴流苏耳环的少女27
2022-09-20

戴流苏耳环的少女第29集剧情介绍

楚安安出院 阮清恬寻找钢笔

任浩铭到医院探访阮清恬,讲了一个非常吓人的恐怖传说给阮清恬听。据说医院以前闹鬼,许多病人时常看到一个穿着绿色皮鞋的女鬼在医院徘徊。

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,一个男病人躺在床上休息,听到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,男病人定睛一看,赫然发现门边出现了一对绿色皮鞋,不用想就知道是绿尸女鬼来了。男病人吓得魂不附体一命呜呼。绿尸女鬼害完了人踪迹全无。

阮清恬听完任浩铭讲述的传说没有害怕,而是下床来到门口,把头发垂到脸前,挡住脸庞,扮成女鬼吓唬从门口经过的大卫医生。因阮清恬头发很长,垂下脸庞直达胸部,像极了传说中的女鬼,大卫医生吓得惨叫一声昏死过去。任浩铭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看着倒在地上的大卫医生,拿调皮的阮清恬毫无办法。

十八姨太开枪打伤了楚安安,下落不明,宋诚派人四处查访,查出开枪的人是十八姨太。当初宋大帅网开一面饶十八姨太不死,不料十八姨太非但不懂得感激,反而对楚安安起了杀心,宋诚因楚安安受伤,决定不再轻易放过十八姨太。

楚安安伤势愈合,继续彩排自己要表演的话剧,宋诚来到台上陪楚安安一起表演,念了几句事先背好的台词,楚安安重获新生,不像原来那样排挤宋诚,而是非常珍惜第二次生命,声称要做新时代的女性。

阮清恬出院之后一直想找回赠送给父亲阮斌的钢笔,阮斌把钢笔送给了任晓晓,如果任浩铭查出钢笔的来龙去脉,必然会伤害阮斌,他一直在寻找勾引妹妹的中年男子,还不知道阮斌就是他要找的中年男子。

林峰的手下阿虎暗命阮斌偷取任家的代码本,阮斌担心偷鸡不成蚀把米,一天晚上买好了船票,贴上假胡须打算逃出上海。

阿虎带人赶了过来,认出了乔装打扮的阮斌,要求阮斌继续在任家寻找机会偷取代码本,阮斌借口对任家布局不熟,不知道代码本在何处,拒绝为阿虎卖命。

阿虎拿出一张地图,递到阮斌手中,向阮指引存放代码本的任家区域,阮斌接过地图,不便再寻找理由推脱,如果他再反抗,定然遭来一顿毒打,所以只能听从阿虎的命令,按照地图指点的区域偷走任家的代码本。

戴流苏耳环的少女第30集剧情介绍

宋诚揍导演 阮清恬调查父亲

任浩铭虽是成年男子,但有时候跟小孩一样喜欢胡闹,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,任浩铭录了一段自我夸奖的录音,晚上将留声机放在阮清恬睡觉的床上,反复不停播放录音片段,获取心理上的满足。

阮清恬在睡梦中伸手险些碰翻摆在床上的留声机,任浩铭赶紧把留声机放到床边的桌子上,阮清恬苏醒过来,被扰了清梦,一脸不悦数落任浩铭。

任浩铭没有罢休,要求阮清恬说一些话夸他,阮清恬无可奈何,努力想出一些词语夸赞任浩铭。

阮斌一直失业无所事事,阮清恬向任浩铭求助,希望父亲能在任浩铭的关照下谋得一份差事。任浩铭对阮斌没有好感,不肯安排工作给阮斌。

楚安安准备出门见范导演,宋诚打来了电话,邀请楚安安出门游玩,楚安安的眼里只有演戏,拒绝了宋诚的邀请,宋诚气不过,前往楚家向秋分打探楚安安的下落。

秋分是楚家的仆人,地位低下不敢得罪宋诚。宋诚从秋分嘴中打探到楚安安的下落,赶到范导演考核演员的办公地点,不由分说出手教训范导演,同时命令范导演下跪。

范导演见宋诚身边跟着一个军官,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官家少爷,哪里还敢摆导演的架子,与助手跪在地上不敢站起来。

宋诚拉起楚安安离去,范导演从地上站了起来,虽然被宋诚狠揍了一顿,但范导演不打算中止与楚安安来往,他相信楚安安会再次找上门来,虽然楚安安能给他带来危险,但他深知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的道理。

阮清恬调查父亲与任晓晓的关系,找到父亲的同事马经理,向马经理了解父亲的底细。

马经理曾经见过阮斌与一个年轻女子在一起,因当时只看到年轻女子的背影,他不知道与阮斌在一起的女子是谁。

阮清恬急得不行,险些复发头痛疾病,马经理本能地伸手扶住阮清恬,这一幕被站在远处的阿春目睹,阿春以为马经理与阮清恬有私情。

阮清恬晚上回任家吃饭,因心情失落,阮清恬往嘴中扒了几口饭离席而去,阿春吞吞吐吐,欲向任浩铭透露跟踪阮清恬的过程,但又担心引来任浩铭不悦。

任浩铭心情欠佳,没有让阿春说话,打算先填饱肚子再谈其它事情,他不希望在吃饭的时候听阿春谈一些影响食欲的事情。(剧情吧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戴流苏耳环的少女第1集剧情介绍

上世纪九十年代,上海滩

上海滩商会会长任浩铭在责怪丫鬟,质问妹妹任晓晓去了哪里,丫鬟表示她也不知 道。任浩铭意识到晓晓一定被那个男人骗了。原来任晓晓喜欢上一个男人,但哥哥 任浩铭不同意两人交往,她纠结着要不要跟那个男人私奔。

楚安安是一个有钱的小姐,她要国民少女阮清恬假冒她的身份上学,并给阮清恬一 定的报酬。阮清恬有一个传家宝贝流苏耳环,由于当在了当铺,今天她要把流苏耳 环赎回来。正好任浩铭也在当铺,正在试用新款照相机,阮清恬恰好进了他的镜头 ,两个冤家一聚头就吵起来,任浩铭要阮清恬陪她的胶卷钱,一开口就是五百大洋 ,阮清恬拿不出,任浩铭就让她听钟表指针的走动声来猜测时间,猜对一个低一块 大洋。由于阮清恬听力非凡,猜对了很多次,任浩铭耍了一些小手段,导致阮清恬 输了,任浩铭要阮清恬留下包包,阮清恬丢下包包就哭着跑开。

任晓晓准备跟那个男人私奔了,她带着行李离开家,被任浩铭的手下阿春看见,任 晓晓在大街上遇到素不相识的阮清恬,要她帮忙把东西当掉换钱。任晓晓爱上的男人是阮斌,她无意间看到几个人在殴打阮斌,要他还钱,阮斌表示自己榜上一个富 家小姐,很快就还钱,任晓晓这才知道自己爱上的是一个人渣。

任晓晓哭着质问阮斌为何欺骗她,由于情绪激动,失足坠楼身亡。阮斌羞愧难当, 抱着任晓晓的尸体一起跳河了。与此同时,任浩铭在满大街的寻找晓晓。第二天, 上海滩会长任浩铭妹妹任晓晓死亡的消息就传遍整个上海了。任浩铭发誓要找出杀 害妹妹的凶手。

阮清恬冒充楚安安的身份在邮务局工作。阮斌跳河大难不死,醒来得知自己被通缉

戴流苏耳环的少女第2集剧情介绍

任浩铭查到任晓晓失足坠楼的地点,并找到了一张邮务局包裹单。任浩铭来到邮务 局,要调出包裹,正好阮清恬在看管仓库,任浩铭强行进入仓库找包裹。阮清恬阻 拦,不小心把嘴里的话梅吐到任浩铭脸上。

林峰的父母曾经被任浩铭的父母所害,林峰发誓要杀掉任浩铭为父母报仇。任浩铭 在报纸上刊登悬赏通告,捉拿杀害晓晓的凶手。楚安安在案发当天去过案发现场, 她无意间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,她担心自己卷入晓晓的命案。就向宋诚寻求帮助, 宋诚出主意,让阮清恬顶替她的罪名。阮斌去河边悼念晓晓,被林峰的人抓回去。

任浩铭的姐姐任青青从法国回来了,在火车站遇到林峰,林峰邀请任青青坐他的车 回去。

任浩铭想起死去的妹妹很难过,当时妹妹戴着一副当铺里的流苏耳环十分漂亮。任 青青责怪任浩铭不应该逼着晓晓嫁给他不喜欢的男人,他应该尊重晓晓的自由。任 浩铭反过来回呛姐姐,她一个人离经叛道就够了,不要拉着晓晓!任青青生气的掌 掴任浩铭。

林峰见任青青心情不好,就找她喝咖啡谈心。任浩铭借酒消愁,迷迷糊糊中仿佛看 见妹妹的身影,他醉倒在邮务局门口,阮清恬把他扶进去,任浩铭对着阮清恬自说 自话,说对不起晓晓,没照顾好她。阮清恬把任浩铭一个人丢在邮务局就回家了。

楚安安为了逃避任晓晓一案,去找阮清恬,告诉她,不管以后谁来找她,她都要对 外宣称自己是楚安安,还送给阮清恬许多衣服,要她以后出门就穿着这些衣服。